中国人番号

中国人番号

而后幽门所生之癌,若为瘤赘,可徐消,即为瘀血亦不难消除。故其解毒泻热之力,生胜于熟。

即十余年久积之瘕,硬如铁石,久久服之,亦可徐徐尽消。又凡服此丸药而嫌其味劣者,皆可于所服汤药中加甘草数钱以调之。

至其用量,若以治寒痢,一次可服二三分,极量至五六分,而以治他证,则不在此例。 盖险急之证,安危止争此药一剂。

注家谓此系反治之法。病因其人禀性暴烈,处境又多不顺,浸成此证。

然引火归原之法,非可概用于火不归原之证,必遇此等证与脉,然后可用引火归原之法,又必须将药晾至微温,然后服之,方与上焦之燥热无碍。爰拟方于下,以备采择∶阿斯匹林一瓦半,生怀山药一两,鲜茅根去净皮切碎二两,将山药茅根煎汤三茶杯,一日之间分三次温服,每次送服阿斯匹林半瓦。

若畏服此峻攻之药者,亦可徐服丸药化之。究其所以然之故,多因此症内有伏气,又薄受外感,伏气因感而发。

Leave a Reply